母親和我散文

母親和我散文

我越來越覺得我的性格像母親。或者說母親的性格像我。多愁善感,有時常常顯得遇事軟弱,祈求安慰。

最近,因為傢庭的一些事情。母親病瞭,父親病瞭。父親還好,遇事堅強。盡管也去輸瞭幾次水,不過歌頌母親的散文,精神狀態還說得過去,我知道,他也許在強撐,如果他不撐著,我父母的傢庭就要塌臺似地。

也許我們都各自忙,顧不得母親許多。我思來想去,還是覺得自己兩界無雙,作為兒子的不孝,包括我的大姐二姐。現在的兒女真的大不如前。

母親輸水一個禮拜,基本好轉。可是我觀察,她的神情依舊恍惚不寧,想要找人訴說,可是沒有合適的人——女人最想哭訴的地方是娘傢。可是我早已沒有姥爺姥娘,隻有已是年老的舅舅,他們的境遇也不多樂觀。

我和母親住前後院,盡管我自私不孝,或者粗心,可是畢竟我的觀察比別人更多一些。我也無奈 。母親也好似隻有偶爾同我訴說些什麼以求片刻的安慰。

我說,你也別疑神疑鬼瞭,醫生已經檢查過瞭歌頌母親的散文,沒事,我感覺你現在最大的是心病——年老人都怕死,都怕自己會有莫名其妙的疾病。生活中經歷\聞聽太多的不幸的事威脅著她們的心不得不提心吊膽。她說,這幾天,怎麼還是吃不下去飯。

我真的也很無奈。再加上我最近生意暗淡 ,我的心情也在低谷裡。我也竭力在我低谷的心情裡努力安慰母親。

於是我驀然明白,我的性格真的`遺傳於母親。我也常常是如此的脆弱,仿佛想要依賴,想要傾訴。我的生活陷入迷茫、無助。我一下子覺悟自己的出路、人際方面的狹隘。我面臨的是一片海,我在茫然的尋找能夠攀援、攀附的救命草似地

今夜,我在網上搜索,在空間搜索,對許許多多“網友”,冷落一度的“網友”表現瞭異乎尋常的熱情。我曾經一度覺得網上朋友都是虛幻的,沒有實用價值。就算是病急亂投醫吧。

最近我常常深層的考慮“人 ”——關於“人”太多的話題。我一次次、一遍遍審問自己,我的性格是不是與這個社會格格不入。我常常覺得我似乎一直以來都在和這個社會叛逆和搏鬥。我不斷審視我,總感覺自己為人處世的種種是否很失敗?

很久以來,我就和我的傢族其他成員大異,這是很明顯的事情,幾乎村人都有目共睹

我生來不喜歡顯擺,不喜歡靠攏所謂的“成功人士”,所謂“光環”……喜歡安靜,喜歡低調,喜歡光明磊落、我行我素、真真實實、問心無愧

一直以來,我不像個成人模樣,孩子一樣的單純,書生一樣的幼稚迂腐。性格傾向於多愁善感,傾向或者喜歡種種不現實的一切一切……

我開始懷疑自己,我開始動搖自己的初心或者很久以來的固執,我真的希望改變自己。

【母親和我散文】相關文章:

我和我的母親的散文11-07

阿爸和我散文10-22

我和我散文12-03

奶奶和我散文11-11

我和我的母親美文10-01

父親和我散文10-25

我和我的妻散文11-15

我和我的小黃散文11-02

我和我們散文01-28